关闭

关于我

诗词教学

格律诗

11:05 Sep 30, 2018

<p>格律诗,一般来讲可以错律但不允许错韵。诗中的韵脚如大楼的基石。基石不稳固,楼易倾覆。用韵如下棋调子,如战场遣兵。没有规则用韵,就不叫格律诗了,不如叫顺口溜或打油诗更好。声律之声有好几种戒;韵律之韵也有十几种忌&rdquo;。</p>
<p><br /> 譬如忌出韵。(也称落韵)。如诗押了&ldquo;一东&rdquo;之韵,又去押&ldquo;三江&rdquo;之韵或&ldquo;八庚&rdquo;之字韵,&hellip;&hellip;这就是出韵。<br /> 又如忌复韵。忌同义字作韵,如六麻韵&ldquo;花、华、葩、&hellip;&rdquo;,七阳韵&ldquo;芳、香、&hellip;&rdquo;,在一诗中双押就是复韵。也忌连续用同音字作韵,即押韵句连续使用同音字,而无间隔。有间隔的使用是允许的。<br /> 初学者特别要注意,&ldquo;韵&rdquo;和&ldquo;韵母&rdquo;是两个并不完全相同的概念。不罗嗦了,现在说一下什么叫撞韵和挤韵。</p>
<p><br /> 这个问题比较深,要解读这个问题,也需要作者有相当的文字驾驭能力。我们通过韵字上常出现的一些错误,来解读用韵的关键所在。</p>
<p>什么叫撞韵?就是在不用韵的那句(白脚)(比如七绝的第三句子)尾字也用了韵脚同韵母的仄声字。<br /> 格律诗,无论平、仄,一旦白脚与韵脚的韵母相同,都属撞韵。诗中出现这种情况,整首诗的字韵就缺少了丰富的变化,读起来使人涩口。<br />例如:<br />《七绝&middot;初春小雨》韩愈<br />天街小雨润如酥<br />草色遥看近却无<br />最是一年好去处<br />绝胜烟柳满皇都<br /> 第三句白脚的&ldquo;处&rdquo;与韵脚&ldquo;酥,无,都&rdquo;皆是押乌(u)韵,撞了韵,为平仄通押(混押)。<br />但这首诗,却让人感觉不到撞韵的弊病,整诗读起来朗朗上口。因为韩愈有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,把其做成了&ldquo;活韵&rdquo;。作者在第二句用了&ldquo;近却无&rdquo;。这样整句的句读重心落到了第五个字&lsquo;近&rsquo;字上,读起来就活了!<br />挤韵:<br /> 什么叫挤韵?(也称犯韵、冒韵)就是在诗句中不是韵脚处过多使用同韵的字,读起来让人拗口。<br />比如:<br />《七绝&middot;泊船瓜洲》王安石<br />京口瓜洲一水间<br />钟山只隔数重山------振波浪清自解:2山,挤韵了,也称犯韵、冒韵了<br />春风又绿江南岸------振波浪清自解:7岸,撞韵了。<br />明月何时照我还<br /> 白脚处的&ldquo;岸&rdquo;与韵脚&ldquo;间、山、还&rdquo;都为安(an)韵,撞了韵。但作者在第四句用&ldquo;照我还&rdquo;,把诗句做成&ldquo;活韵&rdquo;了,把&ldquo;撞韵&rdquo;之伤消于无形。<br />这首诗不但撞了韵,还挤了韵。诗中&ldquo;江南岸&rdquo;就是典型的挤韵。但作者在白脚用&ldquo;岸&rdquo;字,因为&ldquo;岸&rdquo;字是浅意开口音字,也把挤韵之伤消于无形。所以这首诗也让人感觉不到撞韵、挤韵的伤害。全诗读来顺口流畅,成为一首千古名诗!<br /> 从上面可以知道,写诗出现撞韵或挤韵,不要简单地说是允许或不允许的。要看作者有无高深的文字功底和驾驭能力,是否能把&ldquo;死韵&rdquo;做成&ldquo;活韵&rdquo;!<br />来解读用韵的关键所在。<br />◆撞韵<br /> 撞韵:就是不用韵的那一句(比如七绝的第三句)最后一个字也用了韵脚同韵母的仄声字。<br /> 从一般角度上来讲,整首诗的字韵就缺少了变化,容易造成诗读涩口,不宜如此。<br />◆例如:<br /> 山林乌啼月痕移,<br /> 云卷风疏竹影低。<br /> 清泪丝丝梦中洗,<br /> 泉声夜落小楼西。<br /> 这首诗生动活泼,基本面还是不错的。但总有些不适的感觉。这里&lsquo;洗&rsquo;字撞韵就是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伤处。&lsquo;洗&rsquo;字一出来,后面的&lsquo;西&rsquo;字就被压住了。读到那里,总会觉得别了一口气。<br /> 是不是诗中就不允许撞韵呢?我们前面已经学过了,除了格律、押韵的要求之外,诗并没有别的任何限制。</p>
<p>这首例诗,撞韵的&lsquo;洗&rsquo;字对诗造成了伤害,关键一点是这首诗相关的韵脚都做成了&ldquo;死韵&rdquo;。<br />◆死韵和活韵<br /> 如果整句诗的句读重心,落在了最后一个字上:这样的诗句我们称之为&ldquo;死韵&rdquo;。<br /> 反过来,如果整句诗的句读重心,落在韵字之前的别的字上,这样的诗句我们称之为&ldquo;活韵&rdquo;。<br /> 比如上一例中,后三句的句读重心分别是&lsquo;低&rsquo;、&lsquo;洗&rsquo;&lsquo;西&rsquo;,这时&lsquo;洗&rsquo;字的撞韵必然会对全诗造成伤害。<br />◆示例<br /> 天街小雨润如酥,<br /> 草色遥看近却无。<br /> 最是一年好去处,<br /> 绝胜烟柳满皇都。<br /> &mdash;&mdash;韩愈&middot;七绝&middot;初春小雨<br /> 在这首诗中,&lsquo;处&rsquo;字撞韵了,可是我们却感觉不到撞韵的伤害,仍然觉得全诗流畅上口。<br /> 关键在哪里?关键在第二句的&ldquo;近却无&rdquo;。这一句的句读重心落在了第五个字&lsquo;近&rsquo;字上,这样这句诗就成了&ldquo;活韵&rdquo;。全诗就成功的避免了撞韵所造成的伤害。<br /> 完美的口感,是作者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的充分展现。<br />◆挤韵<br /> 挤韵:就是诗句中过多的使用了同韵母的字,造成句读拗口。<br /> &ldquo;撞韵&rdquo;和&ldquo;挤韵&rdquo;这一概念的提出,应该属于那些缺少音韵感的&ldquo;诗论家&rdquo;想去破解音韵难题,而意造出来一种纯&ldquo;半瓶醋&rdquo;观点。<br /> 比如&ldquo;晚烟残&rdquo;读起来确实拗口,我们可以说是&ldquo;挤韵&rdquo;造成的伤害。<br /> 但是&ldquo;晚烟寒&rdquo;劫很爽口,同样的韵字,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音韵表现呢?<br /> 这是那些缺少音韵感的&ldquo;诗论家&rdquo;永远无法破解的。<br /> 这里的关键点是:&lsquo;残&rsquo;是个过程,但它自身又是个收口音字,这样句意在脑海中还没充分展开时,音就结束了。这样&ldquo;挤韵&rdquo;对句读的伤害就凸现出来了。<br /> 而&lsquo;寒&rsquo;只是一种感觉,又是开口音字,脑海中的意和音得以同步发展,那么&ldquo;挤韵&rdquo;的伤害也就不存在了。<br /> 也正因为这样的关系,&lsquo;残&rsquo;收韵的诗句很容易成为&ldquo;死韵&rdquo;,而&ldquo;寒&rdquo;收韵的诗句又很容易成为&ldquo;活韵&rdquo;。这为全诗的后续发展带来了截然不同的音韵变化。<br />◆示例<br /> 京口瓜洲一水间,<br /> 钟山只隔数重山。<br /> 春风又绿江南岸,<br /> 明月何时照我还。</p>